游戏开发者在决定添加何种内容到游戏中时总会面临与其它媒体设计师相同的道德问题。也就是他们既需要迎合消费者的需求也需要考虑到这些内容对于用户的影响。虽然游戏能够给人类生活带来富有生气的体验,但它们毕竟也只是一种媒体和表达形式,因此会对那些玩游戏的人产生影响。

事实上,大多数游戏都是以营利为目的,所以才会引出那些不满游戏牺牲玩家而赚钱的观点。Kuma
Reality Games首席执行官Keith
Halper表示,该公司是通过游戏媒体去传播新闻——而这与CNN或日报的做法

因为充斥着太多备受争议的游戏,游戏行业就成了一些“道德审查员”的众矢之的。暴力总是游戏受到非议的一大导火索,而在某种程度上,性和污秽的语言也是他们所难以忍受的。不管是在最初的《格斗之王》中,玩家可以狠狠挖出对手的脊柱,还是最近的《纽约街头:胜者为王》中,说着脏话的说唱歌手能够使用撬胎棒打击别人,可见我们很容易在此找到这种受争议的游戏。在《侠盗猎车手:罪恶之城》中,玩家既可以射击警察,也可以与妓女上床,并最后杀死她而拿回自己的钱。

www.4288.com 1

如今的游戏设计进入了一个全新阶段,即开发者将让玩家能够亲自做出道德选择。就像在《神鬼寓言》中,玩家可以选择成为一名英雄或恶棍,也就是Molyneux将选择权交到了玩家手中。玩家可以选择屠杀整个村庄,但是最终他却需要自食其果。也就是大家都将知道你的本性,并且没人愿意再相信你。人们总是会心怀恐惧。而如果你选择成为一名好人,你便会因为自己的善行而获得来自陌生人的奖励。

更多阅读:

Halper说道:“人们可能会说,我们是在利用美国的劫难来盈利。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不会破坏我们想要传达的价值,也就是利用电子游戏去传达有关世界的各种重要事件。我们正是通过一种信息化且情感化方式去传达即时信息。而我们挖掘并利用新闻题材则主要是为了阐述有价值的故事。”

趣味 VS 道德

游戏设计师可以根据第一修正案的规定或游戏乐趣决定在游戏中添加何种内容。但是这种方法却不足以帮助设计师摆脱困境。

但是与此同时,该团队也必须向发行商明确这一决策,并且与零售商进行协商,最终通过了这一决策。Whitmore表示,该团队决定避免使用种族歧视性语言,因为这对于现代玩家来说过激了。比起直接的辱骂,该团队最终选择一些老套但具有创造性的辱骂式语言取代了脏话,因为比起敏感的种族偏见用语,这种表达的攻击性较弱。

Whitmore说道:“知道游戏有可能落入儿童的手中,我们便决定不制作那些怂恿玩家做坏事或者执行一些可能遭受谴责的任务的游戏。但是我也不是说别人不能制作这样的游戏。我同样也会玩《侠盗猎车手3》,并且也很喜欢这款游戏。但是我不会想自己创造类型的游戏,因为我认为它们降低了整个游戏文化的水准。”

但是Wardynski也表示《陆军》并不会在场景中呈现出新闻时事。游戏中的地形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形类似,但是游戏却未像《Kuma
War》那样完全复制真实事件。游戏所突出的一大内容是:任何一个家庭都不再希望看到他们的亲人在战争中死去。

艺术目的

关于游戏的道德判断标准,这是一个见人见智的问题。而这种争论的焦点主要取决于游戏类型。如果游戏只是一种娱乐形式,那么设计师便不需要像创造电影那样重视道德元素。而如果游戏是一种艺术形式,那就需要上升到更高的标准。换句话说,是设计目标为游戏设计师添加了道德限制。

给予玩家更多选择

Wardynski说道:“这里存在着一条我们并不想逾越的界线。我们既不想美化战争也不想利用时事。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人们可能会在战争中失去挚爱之人;或者有可能在这些内容中牵涉到一些隐私内容。如果我们阐述了过多有关时事内容,我们便还需要考虑到国家安全问题。”

因为电子游戏是一种全新媒体,所以游戏设计师仍然在找寻一种最佳道德准则。从法律上来说,游戏作为一种表达形式是受到美国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在华盛顿曾召开的一起诉讼案件中,法官便打出了法律禁止商家向未成年人出售M级游戏的内容,特别是那些描述反对执法人员的暴力游戏。

所以对于开发者创造出一系列杀手游戏,大规模的种族灭绝游戏或者下一个Postal式杀人模拟器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但是不管是谁创造出这类型游戏都不能将无知作为挡箭牌。我们必须明确这个产业的道德标准,并且多亏了市场中各种暴力和备受争议的游戏,我们已经逐渐明确了高品位与道德责任间的界限。尽管我们很难定义一款游戏是否符合道德标准,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发展这种界限将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游戏设计师对于游戏是否会影响暴力文化这一争论做出了总结。Three
Rings(总部位于旧金山,运营《Yohoho! Puzzle
Pirates》这款在线益智游戏)首席执行官Daniel
James说道:“我并不赞同使用暴力图像去提高电子游戏的销量。尽管我并不会天真地认为暴力游戏真的会诱发暴力,但是这种暴力元素终究会不利于玩家的身心健康。”同时,Epic
Games(总部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市场营销部副主管Jay
Wilbur也表示,游戏中的暴力程度应该根据游戏世界所需求的环境进行设定。不能无端设置那些不符合游戏情境的暴力或者色情内容。

《Kuma War》中的John Kerry Swift
Boat任务究竟是在利用时事,还是在教育民众?(from gamaustra)

在《神鬼寓言》中,玩家可以自己选择对错标准(from gamasutra)

这些游戏事件利用新闻的方式就像CNN利用1991年海湾战争新闻而获益是一个道理。但是Halper也说道,游戏是一种强大且独特的谜题形式,它们能够帮助玩家更好地理解战术军事形势,并且这也是新闻报道所做不到的。

但我们很难评价游戏对文化或玩家的影响。每一个游戏设计师都认为自己有权创造出一款让玩家以杀人为乐的游戏。但是也有些设计师担心过多游戏在盲目推崇好莱坞大片中的暴力与性元素。如果电子游戏中的暴力性开始向好莱坞电影看齐,那这将给整个游戏文化带来一种负面影响。

Desi表示他们公司便煞费苦心避开未成年人进行游戏宣传。但是反暴力人士却也认为游戏是属于儿童的一种媒体。美国国家媒体与家庭研究所主任David
Walsh表示,尽管玩家平均年龄是29岁,并且90%的游戏是出售给成年人(取自美国娱乐软件协会的相关数据),但是的确有许多成人游戏最终落入了儿童玩家手中。他还提到,关于家长的研究表示,只有不到5%的家长理解《侠盗猎车手3》中的内容。他发现,这些游戏之所以引人争议主要也是因为它们比过去的游戏更具有现实性,即呈现出更多关于暴力的可怕描述。他也反对那些在儿童所购买的媒体中宣传M级游戏的行为。

Emmert说道:“如果你让人们脱离了社会而待在一个没有任何法律的世界中,所有的一切将会陷入混乱中。就像是在线游戏那样,那里不存在任何惩罚制度。”

www.4288.com 2

反暴力人士认为游戏设计师应该应该正视他们的M级游戏,即避免这些游戏落入孩童的手上;因为经过研究表明,游戏中的种种暴力将对孩童造成负面影响。媒体和家庭国家中心研究部主任兼爱荷华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Doug
Gentile说道,游戏设计师必须根据第一修正案的规定去创造他们想要的游戏。同时他还补充道:“设计师总是放任游戏评级不管,而留给那些向孩子出售游戏的发行商来做决定。”Gentile说道,游戏的影响多种多样,有些备受争议,也有些获得了广泛的认可,所以开发者应该重视这些影响。同时他还指出,研究也并未说明游戏能够帮助玩家避免暴力倾向。

而在Emmert的下一个项目,也就是《罪恶都市》中,玩家将扮演坏人的角色。但是即使在这款游戏中,他也决定限制玩家行为,如限制连环屠杀行为,以此让玩家更愿意接受游戏。

带有严肃道德原理的严肃游戏

“如果设计师只是在创造一款‘有趣的’游戏,但是市场中的购买趋势却是关于更具现实感和暴力的游戏,那么与主流趋势背道相驰的设计师就会落后于他人,”Oddworld
Inhabitants总裁Lorne
Lanning说道。“比起社交理念,暴力元素更容易让我们创造出可行的游戏机制。不以暴力终结的社交导向型理念和互动游戏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开发项目。”

Cryptic Studios(《City of Heroes》开发商)首席设计师Jack
Emmert也认为需要适当约束开放式游戏,以此避免玩家做出“人神共愤”的行为。

案例:《越战英豪》

游戏邦注:原文发表于2004年12月27日,所涉事件和数据均以当时为准。

Lionhead
Studios(游戏邦注:代表作包括热门游戏《黑与白》和《神鬼寓言》)首席执行官Peter
Molyneux说道:“游戏产业必须拥有自己的道德责任标准。任何面向大众市场而提供服务的人员都必须具有责任心。我们必须吸取各种经验教训。‘如果游戏有趣的话那就够了’这句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当你明确这是一个虚拟世界,你不能在现实世界中执行同种操作时,这便是一种合理的设置。但是如果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出现了交集,你便需要好好思考该怎么做了。”

让我们以基于美国陆军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美国陆军》为例。因为这款游戏是免费发行的,所以也就避免了从中获益的说法。而这款游戏的主要目标则是招募年轻人参军。

许多批评者在痛斥开发者道德感之前,都想知道后者的真正意图究竟是什么。我们尚不明确开发者是否将赚钱凌驾于其他目标(例如通过游戏开发重现历史)之上,但即使开发者明确了自己的开发目的,也仍然可能引火烧身。

游戏设计师是否能够有效地遵守道德标准也取决于他们想要创造何种游戏。只是一款有趣的游戏?还是将在游戏中详细描写一个历史事件?或者将创造一个条理清晰的故事?还是只是复制现实事件?

via:游戏邦/gamerboom

2015
Studios(位于美国塔尔萨)设计总监,同时也是越南战争游戏《越战英豪》开发者John
Whitmore说道:“有些人喜欢有趣的游戏,也有些人喜欢更具现实性的游戏。如果你想要尝试创造一款更具现实性的游戏,你就需要好好思考你需要做出哪些道德决策。我们并不能将《侠盗猎车手》等游戏称之为高端艺术。就像有些科幻电影虽然非常生动,但是其中的色情描述却阻碍了它的奥斯卡之路。”

为了遵守陆军价值观,该款游戏的开发者适度限制了玩家的游戏行为。也就是玩家在游戏中不能向平民或自己的军队开枪。并且玩家也不能在此扮演恐怖分子的角色,因为这是陆军所不能接纳的对象。从中玩家将会清楚,一颗子弹便可以让自己毙命,也就是自己并非无懈可击。

但是Molyneus也表示他并不会因此避开道德选择。他不能约束玩家所接触的活动类型,因为他知道即使在M级游戏中玩家也可以从一个更广的层面进行游戏。因此他便删去了游戏中的儿童角色,这样坏人就不能在学校中展开屠杀儿童的罪行。

像Whitmore等一些开发便承认M级游戏很有可能会落到未成年人手中。所以这便大大限制了他们的开发团队关于《越战英豪》的设计工作。Whitmore关于游戏外观的目标是还原越南战争中的所有情感内容。而通过阅读历史记录,该团队也发现要想重现残酷的战争场景,脏话便是最有效的工具。

对于Halper来说,当设计师必须明确如何平衡游戏乐趣与事件的精确性时,游戏的道德感便会开始体现出来。就像在“捕捉萨达姆的场景中,他们便添加了一个叛乱分子。虽然在现实中并没有这种场景,但是Halper表示通过安插这一事件能够更好地体现出美国士兵在接近萨达姆时的情况。为了证实自己的设想,《Kuma
War》的设计师甚至成立了军事顾问委员会。而为了应对那些认为他们只是在追求收益的舆论批评,他们将部分收益捐给了退伍军人。

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IGDA)相关负责人Jason Della
Rocca表示:“关于道德的讨论是一项非常棘手的任务,因为关于这个术语的定义非常模糊且不稳定。并且每个人对道德的定义也会有所不同。”

Take-Two Interactive
Software(《侠盗猎车手:罪恶之城》发行商)的高管们虽然从不对游戏中的道德元素发表任何公开意见,但是私底下他们都认为游戏中的内容与限制级电影或饶舌音乐没有多大差别。就像我们也可以在艾美奖获得者《黑道家族》中找到类似的内容。所以他们认为那些专拿游戏产业开刀的政客们都是一些伪善之人。他们也同样注意到有些游戏明确了“成人”等级,也就意味着那些未满17周岁的青少年并不能接触这些游戏,或者他们的家长应该约束他们玩这些游戏。

Running With Scissors(创造出争议游戏《Postal》和《Postal
2》)首席执行官Vince
Desi说道:“游戏就是游戏,所以它们必须具有乐趣。当一个人愿意玩你的游戏并认可这是一款游戏时,这便足矣。在这个产业中存在着许多伪善,而我们只想说,‘暴力只属于游戏,不应该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同时他还说道,对于那些将游戏当成是一种带有深刻故事的互动电影的人来说,这一说法便不再有效。

老实说,我们总是很难预测游戏将带给玩家怎样的影响。Will
Wright(游戏邦注:《模拟人生》开发者)表示他很喜欢玩《侠盗猎车手:罪恶都市》。他认为暴力游戏让玩家能够体验到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做到的行为。照这么看来,这类型游戏反而能够帮助人们摆脱一些负面情绪。这便是《Killing
Monsters: Why Children Need Fantasy, Super Heroes and Make-Believe
Violence》(Basic Books,2002年)中的基本论点——这是Gerald
Jones关于电子游戏暴力以及它将给玩家带来何种积极影响的著作。

截然不同。该公司创造了一款插话式兼订阅式的游戏,即将新闻时事整合到他们的第一人称射击战斗中。因为其改装工具能够让该公司在几周内创造出一个新的情节,所以他们便开始在游戏中添加一些如萨达姆·侯赛因被捕等时事新闻。所以玩家能够在这些游戏中扮演现实战争中的一名士兵并进行战斗,并了解战术形势的发展——而这是只阅读新闻内容所感受不到的体验。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问题存在。Whitmore说道,虽然从历史上看来,关于使用毒品的描述被认为是合理的,但是这种描述却不能帮我们创造出即时战斗的感觉。游戏中总是拥有各种暴力与血腥。玩家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的设置更是增添了一种现实感。Whitmore还说道,如果战场上堆积了大量的生命包,那么这就是对这场战争的不敬。这可能会让游戏战术发生变化,并将鼓励玩家盲目向前冲而不是寻求其它获胜方法。另一方面,如果游戏中呈现出肢解,死刑或酷刑等元素,它便难以得到那些退伍军人的尊重与认可。

根据影响来评价游戏

Molyneux之所以喜欢这类型的游戏是因为它能够教会人们如何做出道德选择,并让他们进一步了解自己以及自己行动的后果。但是在很多游戏中,坏人与英雄一样重要。就像在《星际大战:旧共和武士》中玩家便可以选择进入“阴暗面”;或者在《罪恶都市》中玩家可以扮演坏人角色。

该团队还必须考虑其它有关越南战争的游戏对于玩家的影响。这些越南战争游戏包括Eidos
Interactive的《Shellshock: Nam ’67》,2015
Studios便是通过在游戏中添加了性交易内容而获益。同样地,来自电影界且广受好评的《全金属外壳》也突出了类似的内容。但是Whitmore表示,团队在开发过程中必须考虑到用户能够忍受的范围,而不要一味地想着怎么做才能增强游戏的视觉冲击性并呈现出如现实般的战争场景。所以该团队最终决定放弃这些备受争议的元素。

一些开发者认为有必要尽快改变游戏的道德现状。教育类游戏比那些纯粹出于娱乐的游戏具有更高的道德水平。
Serious Games消息团体的负责人Ben
Sawyer表示,游戏媒体虽然非常强大,但是关于推动玩家在现实生活中的培训,模拟与学习的能力却还未被挖掘出来。Sawyer说道:“我们需要努力创造出能够强调深层次道德原理的新游戏类型。”

但是也有些人认为使用游戏去招兵是一种错误的做法,因为游戏有可能误导年轻人为此轻易放弃生命。Lt.
Col. Casey
Wardynski(游戏邦注:一位著名的陆军经济学家)便认为游戏必须竭尽全力体现出现实性。如果你向自己的战友开枪,你便会受到联邦法院的制裁。在很多任务中,玩家的目标便是完成各种任务,如以最少的人员伤亡顺利护送车队到达目的地。尽管这种设置不会呈现出过多的血腥场面,但是它也不可能美化陆军的战斗生活。游戏只是再现真实场景,而不会将多余的时间投入在那些不了解陆军的人身上。所以,他说道,游戏并不是一种宣传工具。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